2011年,临危受命的朱鼎健,用录音的方式,将自己撰写的观澜湖五年计划,播放给父亲朱树豪听。

    氧气面罩下的父亲,听完后,微微抬起手,竖起大拇指,表示OK;之后又轻轻摆摆手,示意儿子放手去干。


计划之中、意料之外的“接班”

    1992年,已成为香港“纸业大王”的朱树豪,看好邓小平南巡后的经济效应,在深圳与东莞的交界处,一口气圈下一块20平方公里的荒地,准备兴建高尔夫球会。

    当时正在加拿大念大学的长子朱鼎健,特意在暑假返回中国,与父亲开了4个多小时的车,想要亲眼见识一下这笔巨额投资的真容。

    尽管一路上已经对“荒地”的概念做足想象,但到了跟前,他还是很受刺激。这分明是个杂草丛生的垃圾场,最“豪华”的建筑,是路边的一家狗肉店。

    朱鼎健从不怀疑父亲的眼光,可这一次他不懂,父亲何以会对这么个烂地方动了“凡心”。

    身边的亲戚朋友,也摇着脑袋说,什么观澜湖,根本是把钱往“湖里”扔!

2007年,朱鼎健获加拿大母校西安大略大学荣誉法学博士学位

    但朱树豪的态度雷打不动,他让儿子拭目以待,并在工程开工不到一年时,抛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1995年,他要在第一座竣工的观澜湖球场上,举办第41届高尔夫世界杯。

    放出这话的1993年,北京申奥失败,体育竞技是个伤感无力的话题。且如果要代表中国首次引入高尔夫世界杯,观澜湖不仅须向国际高球协会付费,还必须令浩瀚的建设工程提速,承诺比赛如期举行。一旦失约,定会有律师上门。

    重压之下,朱树豪仅有的两位合伙人,于1994年退出。他自己带着工人日夜赶工,终于在大赛前夕,搞定了基础设施建设,并赢得深圳市政府的支持,提前开通了从市区通往球场的梅观高速公路。

    1995年11月,第41届高尔夫世界杯在中国起杆,海内外观众每天多达4万人,观澜湖一夜成名。媒体报道朱树豪时,称他为“中国高尔夫教父”。

    同年,朱鼎健毕业回国,开始帮父亲做事。迎宾、球童、剪草、翻译、培训、销售……六年间,除了清洁岗位,他几乎什么都干过,并亲眼见证了观澜湖球会的成长蜕变。

    继1995年首座球场投入使用后,朱树豪又带领集团,陆续征求了美、英、日、南非、斐济、澳洲、西班牙、瑞典及中国的多位高球界巨星的方案,设计建造了后续的11座国际级球场。

    如此,观澜湖旗下总计拥有12座球场,面积相当于100个北京鸟巢体育场,不仅成为全球5万个球会中,唯一汇聚五大洲球场风格的球会,更以216洞的规模,被“吉尼斯世界纪录组织”认定为世界第一大高尔夫球会。同时,观澜湖是亚洲唯一一间受到美国PGA、TPC和欧洲PGA认可的球会,并入选“世界最优秀高尔夫俱乐部”。

观澜湖球场生态环境一流

    “我特别崇拜父亲,他能够把一个在中国最初几乎无人知晓的运动,在全世界的版图上插上一面旗帜。”朱鼎健回忆说,“父亲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打造出观澜湖产业集群。在创办观澜湖之后,又致力于引进一系列高尔夫国际大型赛事,加强中国球手与世界高手间的交流切磋。

    2001年,朱鼎健受意于父亲,开始接触对外事务。时逢北京再度申奥,他跟着担任申奥特邀顾问的朱树豪,忙前忙后,由此融入了父亲广阔的人脉网络,并成为此后观澜湖主办、承办的近100次国际高球大赛的幕后推手。

    与此同时,秉持“打造独一无二世界级休闲度假品牌”的发展理念,都属虎、都是处女座的朱氏父子,合力在观澜湖高尔夫的基础上,引入休闲、养生、商务、旅游、购物、会展等多元业态,主导“观澜湖·深圳”与“观澜湖·东莞”成为亚洲规模最大、设施最齐全的高尔夫度假胜地,将产业向纵深推展。

    2007年,朱树豪摩拳擦掌,准备再干一件大事。他与海南省政府达成协议,计划在海口市西南12公里的羊山地区,开发“观澜湖·海口”项目。

    这是朱树豪为集团精心确立的第三块版图,完工后,观澜湖将成三足鼎立之势。然而签约后不久,他即被查出身患重病,原本马上启程的海南之行,陷入僵局。

    朱树豪自知将缠绵病榻,医院里,他正式将集团的管理大权,交托到朱鼎健手中。同时,捆绑了一个心愿——完成海南项目。

    虽然已经在集团中历练多年,知道接班是迟早的事,但33岁的朱鼎健没想到,这一天,会以一种“计划之中,意料之外”的方式到来。

    他抵住巨大的伤感,郑重答应了父亲的请托。

朱鼎健力推高尔夫大众化

让“高尔夫”从云端降落

    2007年6月,朱鼎健带队前往海南,主持“观澜湖·海口”项目。他的“新战场”羊山地区,是一片由万年火山喷发形成的火山熔岩石漠地,没有耕地,也没有村庄,拓荒难度可想而知。

    那天起,往来深圳——海口——香港三地的飞机,他几乎每周都要坐一圈。深圳的管理业务、海口工地的施工、香港病榻上的父亲,哪件事都来不得半点松心。他晒黑了,习惯了在飞机上补觉,也习惯了对家人报喜不报忧。

    “困难和压力都很大,但找人倾诉并不能解决问题,只能让家人在照顾父亲的同时,还为我担心。这没有意义。”回想起那段日子,朱鼎健说,他一直靠父亲传递给他的信条支撑自己,那是潮汕商人普遍信奉的理念——力不到不为财。意思是,天上不会掉馅饼,若要成功,就得不怕吃苦。

    “我从来不说忙,因为我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同样我也从来不说自己辛苦,我只会说累。觉得辛苦,是心态的问题,但累了好办,去睡或者去充电。”就这样,在朱鼎健全神贯注、全力以赴的带队努力下,海口项目在小曲折中进展神速,仅用了18个月就大功告成。他成功通过覆土再植,将火山岩地的劣势变为优势,建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火山岩石漠球场群,让人体验在月球上挥杆的感觉。

    除10座融合当地火山岩地貌特色的高尔夫球场外,观澜湖·海口国际高尔夫度假村,还汇聚了拥有518间精品客房的豪华酒店、占地22000平方米的顶级会所、10000平方米的主题水上乐园、238个火山岩矿物温泉、12家风格鲜明的餐饮食府,以及由世界著名教练汉克·哈尼主持的高球学院……

深圳观澜湖新城效果图

    按规模计,观澜湖·海口成为排名继观澜湖·深圳之后、世界第二大高尔夫球会。朱鼎健也被美国高尔夫杂志评为“世界高球界影响力人物”之全球排名第十、亚洲排名第一。

    有业界人士曾如此评价:“经过20年的精心运营,观澜湖横跨深、莞、琼三地的产业集群综合体航母已然在中国完美成型。”

    很多人觉得,这足以告慰病床上的朱树豪。但朱鼎健自己觉得不够,他要完成另一件大事——让高尔夫从云端降落,走进普通人的生活。

    长久以来,高尔夫一直是中国的贵族运动,就连早年间的深圳、东莞观澜湖也不例外。一张球证20万元人民币起步,最高级别的市场价已接近200万。

    “其实高尔夫可以是很平民的运动,没有任何门槛。”朱鼎健说,基于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定位,观澜湖·海口球场全年365天对公众开放,任何人最低只要付费480元人民币,就可以挥杆4个半小时。

    这意味着,海口观澜湖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公共球会,且拿出3个球场,对16岁以下青少年免费开放。

观澜湖携手兰桂坊打造中国全新娱乐地标

    此外,朱鼎健还出场地、出教练支持国家队、省队运动员在观澜湖训练,中国国家高尔夫球训练中心也已正式落户。除2011年在观澜湖·海口举办的第56届高尔夫世界杯外,近年来观澜湖举办的大小高球比赛已难以计数。仅2014年的青少年高尔夫球比赛,就差不多每周一场。

    “2016年,高尔夫将重新成为奥运项目。虽然中国球手距离奥运金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观澜湖作为世界最大高球会的持有者及运营商,有义务从现在起,就将小白球普及给更多人,并挖掘新秀。”朱鼎健相信,终有一天,国际大赛的领奖台上,会奏响中国国歌。

    名次之外,他更看重高尔夫运动的传播效应。“高尔夫是传播好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手段。通过举办多种国际顶尖的高尔夫活动,能够向全世界展示海南、展示中国的新面貌,同时也提供了一个舞台,让国内外热爱高尔夫运动、热爱旅游的人在这里相互交流。”

    至今,朱鼎健都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2001年美国“911”事件后后,全球安全问题备受瞩目。当时,观澜湖正在筹备一场高尔夫比赛,并邀请国际知名球手泰格·伍兹前来中国。“考虑到安全问题,老虎伍兹几乎不去任何地方,但最终我们请他来到了中国。这件事让世界震惊,它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中国是安全的!这瞬间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要么战略升级,要么打包回家

    自接班以来,观澜湖·海口球会一直以亲民姿态,伴随极高的社会美誉度良性运转。但朱鼎健不满足,在沉淀了一段时间后,他正式提出“Golf and more”战略。

    回看朱树豪时代的观澜湖,集团主营高尔夫、休闲旅游及房地产三大产业,朱鼎健计划另加三项——商业地产开发运营、养生旅游以及品牌输出。并在原有的“吃、住、游、购、娱、会、养、赛”八大业态基础上,新增教育和文化产业两大业态。

    解释得再明白一点,他想造出一个更高能的观澜湖,并尤其要在“好玩”上做足文章。当中极大的动因之一,是他不想再看到“高尔夫寡妇”。

    “早前,在高尔夫球界你会经常看到,丈夫一旦爱上这项运动,就会在节假日把妻子冷落在家,然后召唤一帮朋友去打球。要高尔夫,还是家人?我觉得其实根本不需要取舍,只要有足够完美的高尔夫球场配套设施,一切完全可以同时进行。”在朱鼎健的构想里,观澜湖要成为“老少皆宜、四代同堂”的综合休闲旅游度假地。

    2011年,他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写成一份详细的五年计划,制成录音带送到了父亲的病床前。

    父亲竖起大拇指嘉许并首肯,两代人的默契,在那一刻无声胜有声。“父亲和我都明白,单纯的守业代表停顿,不进则退。如果不进行战略升级,还不如打包回家。”朱鼎健说。

    事实上,“以高尔夫起家、却不只是高尔夫”,是朱树豪时代就已明确的奋斗理念。他的终极目标,是打造国际领先的综合旅游度假区。只不过万事开头难,有些元素必须走在前头。

    于是观澜湖优先发展高尔夫球会,一方面建造球场改善生态,一方面引进大型赛事,推动地方政府修桥铺路、刺激经济发展、吸引旅游;接下来,为满足膨胀的旅游需求,顺势投资休闲地产,带动多元商业发展。

1942民国街开街大典

    除自身收获的经济回报外,这种模式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城市发展卫星城,并激活周边地区的综合效应,拉动就业。

    2011年,眼看深圳、东莞、海口三处的观澜湖球会根基稳固,朱鼎健正式启动了“Golf and more”战略。

    他先后投资100亿元人民币,干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他在深圳观澜湖国际休闲旅游度假区内,投资建设了深圳观澜湖新城。这是深圳市第一个横跨深圳、东莞双城的国际城市综合体项目,建筑面积为50万平方米,总投资超过50亿元人民币。

    深圳观澜湖新城完美落实了朱鼎健的“HOPSCA”理念,即同时涵盖了HOTEL(酒店)、OFFICE(办公)、PARK(公园)、SHOPPING MALL(购物中心)、CONVENTION(会展)及APARTMENT(居住)业态,包括MH MALL、观澜湖艺工场、Hard Rock酒店等顶级生活配套。

    该项目力邀国际顶级设计师,采用灵活趣味的设计手法,将观澜湖高尔夫球场特色元素与地标建筑特质完美融合,流动感与韵律感并存。建筑规划同时引入国际环保理念,旨在打造龙华新区乃至深圳市的地标性建筑群。

    2015年9月,观澜湖新城盛大开业,朱鼎健特意将获得美国官方授权及命名的“疯滑全城”滑水活动首次引入中国,作为重磅庆典活动。

    “疯滑全城”由风靡全球的大型盛夏派对品牌Slide The City与观澜湖携手打造,于8月14日至16日在观澜湖新城举行。除该活动之外,观澜湖还同场举办“疯滑全城嘉年华”,奉上一连串的精彩表演,并搭载文创市集、美食市集、音乐表演、欢乐游戏等主题活动,打造出既新潮又亲民的盛夏派对。

    由此,朱鼎健带领观澜湖集团,开创了全新的旅游、体验、购物、娱乐相结合的商业地产4.0模式。“从传统百货时代到购物中心时代,再到轻旅游购物中心混合时代,在零售业呈现井喷式发展的今时今日,观澜湖旗下的休闲产业运营模式也要全面升级。”朱鼎健透露说,MH MALL引进了诸多国际知名娱乐品牌,包括深圳最大的IMAX影厅——橙天嘉禾影院、鼎鸿(Brunswick)保龄球馆,以及深圳冰面最大的ICE CASTLE溜冰场等,为消费者提供全天候、多业态、全年龄层的休闲生活解决方案。

    “每一个品牌的引入我都亲自去谈。”朱鼎健说,得益于自己在国外的求学经历,他的英文比普通话还流利。“我不需要翻译,这样更容易获得他们的信任。虽然观澜湖新城位于深圳的龙华新区,在市中心之外,但是观澜湖在国外是一个很有知名度的品牌,对那些知名品牌有足够的吸引力。”

    与此同时,他还在成熟的观澜湖酒店业务之外,下决心引入了国际酒店连锁品牌——HARD ROCK(硬石)。这与父亲先前的策略有很大不同,朱树豪主持的观澜湖发展,所有业务均为自营,但朱鼎健愿为集团注入更多合作基因。

朱鼎健(右)扮成海盗,与疆尸先生“兰桂坊之父”盛智文(中)在狂野女巫万圣夜合影

    深圳观澜湖新城之外,朱鼎健做的第二件大事,是与兰桂坊集团合作,投资建设了“观澜湖·兰桂坊·海口小镇”。

    小镇预计于2015年至2016年全面开业,这是两大集团在中国强势打造的全新娱乐地标。根据规划,小镇将提供包括世界级高尔夫、零售、餐饮、娱乐、休闲养生等多元化一站式服务。

    “海南充满爱玩乐的时尚潮人,国际旅游岛也需要世界流行的娱乐派对。2014年10月,观澜湖和兰桂坊已经率先为大家带来观澜湖兰桂坊之狂野女巫万圣夜,预热小镇的正式开业!”朱鼎健说,小镇投入正常运营后,将会持续打造世界级水准的精彩表演和主题活动,为海口注入源源不绝的能量和活力,让消费者流连忘返,惊喜不断。”

    此外,朱鼎健做的第三件大事,是与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著名导演冯小刚合作,投资超过50亿元人民币,建设中国最具特色的电影旅游商业项目——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其中,朱鼎健所在的观澜湖集团持股60%,王中军的华谊兄弟持股35%,冯小刚工作室持股5%。

    一切源于一场饭局。2012年某天,冯小刚相约朱鼎健与王中军吃饭,饭桌上,三个男人喝了酒,聊到电影。

    冯导感叹,每次拍完戏,拆除那些苦心搭建的布景,当真心痛。朱鼎健喝了一口酒,提议说,要是让观澜湖把它们永远保存下来呢?冯小刚和王中军眼睛里,都冒出了光。饭局结束时,三人拍板敲定了合作意向。

    之所以取名为“电影公社”,而不是“公园”、“影视城”,是大家觉得“公社”更具理想主义色彩,像个“乌托邦”,也希望将来走进公社的人,是穿越的,是恍如隔世的。

    2012年10月,公社举行了奠基仪式。三个“大腕”男人,摩拳擦掌要造出一个“乌托邦”。

电影公社令时空倒流

    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坐落于海口观澜湖度假区内,面积约为1400亩。园内以冯小刚《非诚勿扰》等系列贺岁电影、以及《1942》、《唐山大地震》等电影场景为建筑元素,打造有三条电影商业街区、一个园林电影场景区、5个室内大型摄影棚、多家电影精品酒店,并搭载电影旅游及拍摄等多元服务。

    其中,三条电影商业街区——1942民国风情一条街、社会主义老北京一条街、南洋风情一条街,呈现了上世纪百年间,不同时空转换下中国城市的街区风情。

    1942民国街,以电影《1942》中的重庆街道为蓝本,91栋建筑集合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长江流域4大城市重庆、武汉、南京、上海的经典建筑风情;社会主义老北京街有电影《唐山大地震》的影子,它以新中国成立后、五六十年代的建筑为设计元素;而南洋街的灵感则来自珠江流域,特别是海口当地的骑楼建筑,街区内集合了70幢不同风格的南洋小楼。

    流连在这些街市间,你还可以享受到各类美食,逛进风格迥异的咖啡屋、音乐屋、居酒屋、电影院,并入住电影精品酒店。

    2014年6月,1942民国街开门迎客。4天时间,总计接待游客近6万人,春节期间,日均也有1.5万人到访。

    电影公社的负责人说,他们特意邀请了“扮好相”的群众演员,重现历史镜头。你会看到,中山装、中分头的男学生,和蓝衣黑裙的麻花辫女学生,冲你打招呼,还有穿旗袍、撑油伞的江南女子、手拿警棍的民国警察……

    “穿越!”,朱鼎健喜欢这样形容电影公社。他盘算着,待到各项工程完工,预计在2016年,自己主持的上述三大项目,将迎来真正的“大考之年”。

    成绩如何,是市场和消费者说了算。但他很有信心,格局升级的观澜湖,定能守护荣光。“观澜湖早已不是单单的高尔夫品牌,而是一个综合旅游度假运营商角色。国内的旅游市场消费能力逐年增强,税收政策也比地产宽松,在商言商,我们要抓牢这个大市场。”朱鼎健说,据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数字,2013年,中国的旅游市场总收入约为2.9万亿元,旅游人数达到了32.5亿人次。2020年,这一数字会增加到60亿人次,总消费额将达到6.36万亿元。“这里面,有观澜湖真正的未来。”

观澜湖有强大的体育影响力及号召力

输出与复制时代的观澜湖

    在全力督进“Golf and more”战略实施的过程中,朱鼎健还为观澜湖制定了另一项新事业——品牌输出。

    “打个比方,这就像万豪输出酒店管理一样,我们会提供一揽子高尔夫品牌管理解决方案。”朱鼎健透露说,目前观澜湖已经和云南、重庆当地签署了协议,展开品牌输出合作。

    这一回,朱鼎健团队不用再翻山越岭,亲手在荒蛮之地开工建设,他们要做的,是甄选出已经存在、但经营状况不理想的球会,帮助他们改善现状,输入观澜湖的资深团队与管理经验。

    还有一个前提,这些球会必须是在没有经济价值的荒地上建成的,为改善生态环境出过力。这是朱鼎健与父亲一脉相承的发展理念,不移不易。

    也曾经有人问过他,中国的高尔夫市场恐怕容量有限,观澜湖“一厢情愿”的品牌输出,会不会没有用武之地?

    对此,他从不担心。“有权威统计显示,目前中国高尔夫人群约有500万人,到2020年,将会增长为2500万人。这个数字,已经和美国的高尔夫人口持平。眼下,中国有许多城市都开始兴建高尔夫球场,那里面,都有观澜湖的机会。”

    谈及未来,朱鼎健的目标,是带领观澜湖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休闲旅游产业的领航者。他的榜样,是美国迪斯尼集团。

    “说到美国文化、美国旅游,很多人都会想到迪斯尼;但中国却没有哪个品牌可以做这样的‘代言\\\’。我的终极目标,就是将观澜湖打造成世界休闲、旅游产业的领航者,并通过这个品牌,面向全球输出中国价值、中国文化、中国梦。”朱鼎健笑着说,他有个野心,想让去过美国迪斯尼的人,都来一趟中国观澜湖,并且不虚此行。

    有生之年,不达目的,他誓不罢休。

为慈善“挥杆”

    除担任观澜湖集团的管理职务外,朱鼎健还是热心文化、教育、公益事业的社会活动家。他不仅鼎力支持中国高尔夫、网球、排球、足球、自行车等项目发展,还始终热心参与香港地区的众多社会工作和公共事务。

    观澜湖先后在1999年农历新年、2006年国庆57周年、2007香港回归10周年以及2008新春,在香港赞助烟花汇演大型公益活动。其中在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观澜湖还斥资近2000万元人民币,连续举办了10多项丰富多彩的庆典活动。

    与此同时,近20年来,观澜湖集团用于慈善公益方面的捐赠超过5亿元人民币。2008年5月12日四川大地震后,观澜湖通过深圳慈善会和中华慈善总会,在第一时间向灾区捐赠善款2600万港币,并成立“朱树豪慈爱孤儿基金”,用于救助地震中痛失父母的孤儿。随后,朱鼎健发起“高球界5·12关爱行动”,联同香港高球界、演艺界共同举办大型高球慈善赈灾活动,该活动从2008年开始,已经连续举办5届,善款全部用于灾区重建。2008年1月,中国南方遭遇50年罕见的特大雨雪灾害,观澜湖向灾区紧急援助250万元;2010年海口暴雨灾害,观澜湖捐资300万元,以解灾区之困……

    “取之社会,馈之社会”,是朱鼎健与观澜湖集团始终坚持的公益理念。2013年3月,由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主办、深圳巾帼高尔夫球总会协办的首届“优家菁英女子慈善赛”在海口观澜湖三号场圆满落幕。

2014年观澜湖菁英女子赛巾帼风采

    作为业余女子高坛的又一大盛事,第一届比赛共有9支队伍参赛,80位来自深圳、上海、大连、青岛等全国十余个省市的参赛者,为资助中国的贫困儿童挥起了慈善高尔夫之杆。首届赛事一炮打响后,朱鼎健趁热打铁,次年的第二届赛事吸引到来自全国各地的12支业余女子高尔夫球队报名参赛。2015年,参赛阵容进一步升级,共有20支球队的120人,在观澜湖一较高下。

    此外,依托观澜湖高尔夫球会,观澜湖集团还以“出场地”等多种形式参与赞助内地及香港的慈善公益赛事。多年来,仁济医院、博爱医院、仁爱堂、苗圃行动、香港童军、东华三院、善学基金、麦当劳之家、香港理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多个社会组织发起的慈善高尔夫大赛,都相继落户观澜湖。

    谈及集团未来发展,朱鼎健说,观澜湖将继续在包括事业发展的可持续性、生态环境建设的可持续性、爱心与社会责任的可持续性“三个可持续”方面深耕细作。“观澜湖二十多年来发展的最大意义,不在于做了多大的生意、挣了多少钱。我们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城市没有价值的荒地上建立起来的,这种化荒夷为文明的模式,之前从没有人做到过这种规模。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每一天都在写历史,我们这么多年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父亲走了,观澜湖还在,我们还在。传家,不仅是传承财富,更是传承精神。我们是要征服世界的,谁都没资格混日子。”话至此处,他字字铿锵。